流泪

这里是超级中二的少女L!( ´ ▽ ` )ノ(嘉金是本命CP!!)
嘉金双吹双厨。
他们怎么那么好(;´༎ຶД༎ຶ`)









“为了改变大家的命运。”
我所见的金就像雪一样纯白毫无瑕疵,但仍有着及时面对残酷也不可更改的执着。
多么理想主义的梦想啊?但是他会去做啊,为此赌上性命。
“我要找到姐姐。”
多么简单的目标啊?但他至少也知道凹凸大赛的胜者只有一个吧。
那么傻,那么纯粹的孩子。
就算第二季并不是表现得多么好,我心里他仍是那个倔强的、单纯的孩子。
就像涉世未深的精灵。
所以我喜欢金。

战争世界3

#日常开始
#逻辑突然死亡,飞速上垒(;´༎ຶД༎ຶ`)我也不想啊日常怎么这么难啊打斗都比这容易求别嫌弃啊QAQQQ泪流满面
#主嘉金,副双金,不过自我设定的结局里有双金(三个结局)



金醒来时一眼就看到了嘉德罗斯那嚣张的金发。
“啊,终于醒了吗,渣——”
最后的那个“渣”字还未说出,嘉德罗斯就被金一把抱住,硬生生把那个字给吞了回去。
“太好了!原来还有别的幸存者吗!”有着阳光般金发的少年连性格也亦如阳光般灿烂耀眼,“我叫金,你呢?”
幸存者么,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啊。有着同样金发,性格且更高傲的王者嘲讽地勾起嘴角,似是在言说什么秘密一般轻声回答:“幸存者,嘉德罗斯。”
“那么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吧!”思维跳脱的金怎么可能看懂嘉德罗斯满脸呼之欲出的嘲讽之意,反而傻傻地咧开嘴角,猛地握住嘉德罗斯的右手,直接从问名字变成了交友请求。
正当嘉德罗斯为那个“幸存者”感到好笑不已时,手上传来陌生的温度,直暖到心里去。嘉德罗斯微愣,抬眼却看到一张灿烂的笑脸,不知怎的脸上一热,连忙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直觉地要遮住微红的脸,同时掩饰一般一拳打向金,却被金以拳而抵,“击拳吗?”金的清澈如湖水一般的眼瞳里盛满真诚与欢乐,“我们真的是朋友了吧!”
能挡住我一拳吗?嘉德罗斯忡愣了一下。虽然并未用多少力,但若是常人,这一拳一下至少得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但是这个自来熟的渣渣却不同不痒?
有意思。嘉德罗斯这么想着就又是一拳冲向金的脸。
这下连迟钝的金也感到这拳的厉害,抓住这拳便顺势翻身下床。
身体素质很强,不愧是和那个黑色的家伙共用的身体,看来不会无聊了。嘉德罗斯有些兴奋,反手就是一掌劈下却被金向后屈身躲过,还顺势来了一个后滚翻,拉开了与嘉德罗斯的距离。然而嘉德罗斯也早已冲上,一个扫堂腿,却被不知何时冒出的金色箭头缠绕住,虽然很快就挣脱了,却减缓了速度,已经没了那凌厉之势,于是嘉德罗斯快速收回腿,换了一个招式。
能力和那黑色家伙挺像啊。这么想着,就把手往墙上一个后撑,借着反冲力就向金一脚踢去,却被金轻松下蹲闪过。
这渣渣看起来挺傻,速度倒是快得不可思议。嘉德罗斯有点惊喜了。
那就让我看看,你能有多快吧,嘉德罗斯又向金的面门出拳,速度比之前快了五倍有余。这下连金也有些吃力,连忙召唤出矢量坚盾,然后快速向一边闪去。
嘉德罗斯的攻击被突然出现的矢量坚盾所抵挡了一瞬,虽然短暂,却成功为金争取了躲闪的时间。同时,坚盾碎成的破片也划破了嘉德罗斯的指节。流出略显粘稠的鲜血。嘉德罗斯不在意地甩了甩手,打算再继续打下去,却看见本来一脸懵逼地躲闪和防御的金用了和嘉德罗斯打架时快了将近十倍的速度“嗖”的一下没影儿了。
“?”这么快?怎么突然像躲地震一样溜了?嘉德罗斯满脸黑人问号。
然而还没等嘉德罗斯反应过来,金又“嗖”地一下回来了。还带着一卷不知哪儿搞来的绷带和半瓶用过的红药水。
“?”作为一个受伤基本靠自愈,而且也没受过重伤的人造人,嘉德罗斯完全没有“药”和“绷带”这个概念,对金的带来的东西感到十分奇异。
然后嘉德罗斯就被糊了一手的红药水。
而且说实话,金这涂药的技术,把药水擦上去竟然神奇地比受伤时还要痛。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的手指已经废了并且打算礼尚往来。让这个渣渣感受一下什么叫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时,却被金几句话给尽数堵了回去。“抱歉啊。”金不好意思地笑笑,揉了揉自己乱糟糟却很灿烂的金发,“还有啊,以后要是受伤了,”金一圈一圈认真地给嘉德罗斯绑着绷带,虽然绑得很努力,去依然绑得歪歪扭扭,“可别像刚刚那样洗手甩水一样不在乎啊。”末了,金还给嘉德罗斯绑了个丑兮兮的蝴蝶结。
“毕竟现在这座城里可能只有我们两个幸存者了嘛。”金大大咧咧地笑了一下,像冬日的暖阳,灿烂,却敛着些许悲凉。
嘉德罗斯突然生不起气来了,感到心口很闷,就像夏日无雨的正午,灰尘漂浮,骄阳暴晒。但是久了,却又像突然下了一场雨一般,洗净了一切不快,清爽干净,只余那热度久久不散,甚至慢慢蔓延上耳尖。
嘉德罗斯提了提围巾的后部,试图遮住微红的耳尖。
奇怪的感觉。嘉德罗斯心想,他的体温也会随着这感觉频频失控,那群创造他的老家伙到底加了什么鬼编程?
金发的王者的指尖无意间拂过那只绑得很奇怪的蝴蝶结,耳尖变得更烫了。

战争世界1

#看一个手书然后产生的梗......很推荐那个手书哦,虽然不是CP向但是超好看,就叫战争世界
#白嫖党交费,会很中二吧QAQ
#第一章金不会出现啦,让黑金先出来溜溜╮( ̄▽ ̄"")╭所以金tag就不打咯

鲜血,尖叫,泪水。
这一切都让嘉德罗斯体内的嗜血因子沸腾起来。高傲的人造人嘴角上挑成一个肆意张扬的笑。
“真是一群渣——渣。”刻意拖长的语调显出他的不屑,本该是很傲慢的样子,在他身上却仿佛是理所当然。
嘉德罗斯反手将沾满了鲜血的大罗神通棍向后一抡,大罗神通棍随他的动作挥扬出鲜血滴落在地,并“当”地震动了一下。
“弱到需要背后偷袭吗?渣渣。”他转身,对上一双猩红的眼眸。那人笑得优雅,却穿着一身休闲的运动服,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怎么看怎么怪异。
银发红瞳的少年张开左手,一个小小的金黄色箭头悬空在他掌心,仿若发着光,非常有活力,与银发青年近乎是截然相反的存在。
接着,那个小箭头渐变着被晕染成漆黑,在那个小箭头完全被渲染成黑色时,无数黑色的箭头瞬间从他身边冒出,环绕住了银发红瞳的少年。
“你,让他哭了。”
少年的语调平缓,却透出一股浓浓的不详之感来,恍若满溢的墨水瓶一般,黑色的液体再也无法隐藏,肆意地流出。